由下而上建立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

人民參與審判

準備 程序 選任 程序 審前 說明 論告 答辯 調查 證據 言詞 辯論 最終 陳述 宣判
圖/人民參與審判程序

  1. 準備程序:在此階段審檢辯三方會確認被告的罪名、案件的爭點、在法庭上呈現哪些證據
  2. 選任程序:審檢辯三方會對「候選國民法官」進行訊問,藉此挑選合適的國民法官
  3. 審前說明:法官對國民法官說明審理程序及相關法律概念
  4. 論告與答辯:檢方說明被告有罪的理由,辯方說明被告無罪的理由
  5. 調查證據:呈現案件相關的證物;傳喚案件相關的證人,檢辯雙方輪流對證人問問題
  6. 言詞辯論:檢辯雙方對證物或證人的證詞表示意見
  7. 最終陳述:被告在評議前表示意見
  8. 評議
    • 參審式:法官和國民法官一起討論有罪/無罪
    • 陪審式:法官對國民法官進行評議前指示,指示後由國民法官自行討論有罪/無罪
  9. 宣判

近年來,司法公信力一直備受外界的質疑,與人民心中期待有很大的落差,為了提升司法信賴度,促進司法透明化與民主化,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提議人民參與司法審判的呼聲已經非常的高。

但是,人民到底該怎麼參與審判呢?世界各國普遍上採取兩種制度:陪審 vs 參審,而今年司法院所要推動的,是參考日本採用的「裁判員制度(參審制)」。對應到我國的用語,則是「國民法官」。

人民該怎麼參與審判?不試試,誰知道?

司法民主化儼然已是即將到來的趨勢。試想,當有一天我跟朋友分享說:「我今天當了一日法官耶!」。可是,朋友A質疑:「你懂法律嗎,會不會被法官噹?」、朋友B質疑:「已經很多醫師鑑定他有思覺失調,真的應該判他有罪嗎?」

這些質問,都有可能出現在人民參與審判的過程中。若選擇「陪審制」,陪審員可能因為輿論的影響而無法公正行使審判;若選擇「參審制」,參審員也有可能因為法律專業知識與法官之間的先天落差,使審判程序仍舊被法官主導,加上心理學上的「權威效應」,法官的法律意見很容易影響人民判斷。

正因為這兩個制度各有優缺點,我們不知道哪種制度才適合台灣!在2017年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中,支持「陪審制」與「參審制」的國是會議委員各佔一半;歷次民調分別支持這兩種制度的人數也不相上下。近日更有民調顯示,高達70%的民眾支持陪審、參審都先試一試。

但是,司法院卻在今年打破了與民間團體達成「參審陪審一併試行六年」的協議,直接排除了有幾百年歷史的「陪審制」,且條文已經送立法院審議。既然司法院的草案是要試行六年,再來評估成效,那為什麼不兩個都先試試呢?身為公民的我們,連想要評估哪個制度比較適合台灣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在各界對於未來採取「陪審制」或「參審制」還有爭議的情況下,站在人民的立場想,是不是應該先兩種都試行,再來決定最終採取哪個方案較實在呢?

因此,我們訴求:

  1. 反對司法院擅自排除陪審制
  2. 堅持陪審與參審一併試行六年

人民參與審判象徵著司法的民主化,然而,司法院卻自己背離了民主的精神。站在司法民主化的十字路口,你可以做些什麼?

立即連署,支持陪審參審一併試行!

立即連署

各版本草案

  1. 時代力量:刑事陪審法草案
  2. 司法院:二制併行協商版草案
  3. 司改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試行法草案

FAQ

Level 1 入門篇

檢察官起訴 法官會依被告、辯護律師、檢察官的聲請進行證據調查 雙方進行辯論 辯論後法官認定是否構成犯罪 決定判多重 法官寫判決書。

Level 2 進階篇

司法院採取的參審制,在調查程序與辯論過程中,法官可以與人民就案情一起討論。但是,法官的法律知識與法庭經驗,明顯比素人法官更豐富、更威權,因此素人就案情的了解很容易受到職業法官的影響。

另外,在辯論之後,職業法官與素人法官一起討論是否有罪,也會有前述的權威效應。關於是否有罪的事實認定,職業法官並不一定優於素人法官,反而素人法官由不同背景、經驗及知識的人組成,更能夠做出合適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