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模擬陪審認為可行,總統支持參審應公開辯論~靜坐抗議立院臨時會排入國民參審法案第五天

由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陪審團協會等民間團體所組成之「陪審參審一併試行推動大聯盟」,於7月3日上午9點30分在立法院大門口舉辦「民間模擬陪審認為可行,總統支持參審應公開辯論」記者會,邀請過去參與台灣陪審團協會所舉辦模擬陪審法庭的里長與律師,來說明在台灣推動陪審制是可行的,如果蔡英文總統仍支持司法院參審制草案,聯盟呼籲蔡英文總統應與聯盟公開辯論。

立法院臨時會將於今(3)日早上進行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的黨團協商,民間司改會林永頌董事長表示,香港國安法排除陪審,期待蔡總統不要排除陪審制,不要只有一制,請求蔡總統站出來公開辯論參審與陪審。司法院昨(2)日發布新聞稿指出兩制併行不可行,理由是被告可以選擇參審或陪審是不公平的,而且2個被告選擇不同的制度無法操作。然而,林董事長認為司法院不用心、沒有好好做功課,司法院似乎忘了與民間協商的版本就是讓被告選擇。此外,民間也自己修改兩案試行的版本,將參審與陪審以罪名來區分解決被告選擇的問題,民間修改的版本也已公開,司法院還拿舊的東西來說嘴。此外,司法院還說兩案試行會浪費民脂民膏,但司法院的版本每年才600件,每個法院每個月不到5件,這樣的案件量一定可以負荷。更何況民間版本兩個制度是相似的。接著,司法院以法庭長得不一樣來反對,但其實是枝微末節的事情,因為並不是每個法庭都需要改建。最後,司法院指出如果參審做不好可以改採陪審,林董事長以賽跑比喻,只有參審參與賽跑,陪審沒有跟著跑步卻可以進決賽,這是不合理的。聯盟向民進黨呼籲要有智慧有勇氣,不被保守司法行政所綑綁。

曾參與台灣陪審團協會所舉辦的模擬陪審法庭,並擔任法官的張靜律師表示,陪審制的法官比起職業法庭或參審制的法官都還容易的多,司法院說法官無法操作兩制是作賤自己,降低法官的專業知識與智商,只要法官能夠合法操作陪審,就可以操作參審,反之則不一定。張靜律師曾指示同樣擔任模擬陪審法停的洪英花法官如何操作陪審制,只要20分鐘就讓洪法官了解。此外,陪審制要違法操控陪審員是很難的,因為都要在公開法庭對陪審員進行指示,只要違法就會構成上訴理由,但參審制中,法官在沒有錄音錄影的房間違法誘導參審員是容易的。因此,台灣法官是做得到操作陪審制的。

曾參與台灣陪審團協會所舉辦的模擬陪審法庭,並擔任檢察官的林文凱律師提到,台灣沒有種族、宗教、性別的歧視,歐美有能力好好推行陪審制,沒有理由台灣做不到。此外,陪審員的認真與遵守規定是超乎我們想像的,而且陪審員的偏頗在選任陪審員的過程中會被解決。林律師強調,陪審員接觸了一模一樣的證據資料,判的比法官好,因為法學教育只教適用法律,沒有教我們認清事實。況且,面對一般平民的陪審員,檢辯雙方會用白話的方式解釋,是推行法律白話文的好方式。最後,陪審制可以解決法官承擔判決有罪無罪的壓力,因此實在沒有理由排除陪審制。

曾參與台灣陪審團協會所舉辦的模擬陪審法庭、並擔任過檢察官與辯護人的張鈞倫律師提到,目前現制下的法官因為有職業倦怠,所以會有冤案,陪審制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此外,參審制很大的問題是參審員要參與量刑,法庭雙方對於量刑的辯論,會影響參審員進行有罪無罪的認定。此外,參審制下法官要寫判決書,容易發現因為法官要寫判決書,所以會希望參審員要聽法官的意見。張律師希望參考採行陪審制的韓國與香港,香港國安法規定案件不讓陪審員審判,就是因為法官比較好操弄,陪審制代表民主精神的守護,司法院不要以本位立場來思考。

出席代表

林永頌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召集人)
鄭文龍律師/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召集人)
張 靜律師/司改國是會議委員、模擬陪審法庭參與者
詹晉鑒里長/台北市文山區萬興里里長、模擬陪審法庭參與者
林文凱律師/中銀律師事務所律師、模擬陪審法庭參與者
張鈞綸律師/時代法律事務所律師、模擬陪審法庭參與者

新聞聯絡人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蕭逸民主任
台灣陪審團協會/林秉權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