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看守所探視:7026邱和順

懷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歷經大太陽下走錯出口又下錯公車站,好不容易到了又從155號等到165號才到我們,之後又開始一連串等待然後複習他的資料,想想要問他什麼問題,差不多過了半小時才有警衛帶我們進去,開始通過全身掃描器然後量體溫,而且什麼都不能帶,穿過一扇又一扇的門之後才到了會客室,隨著緊張不斷加劇,我一直不斷的在想像打開會客室與看守所之間的門時他的樣子,他會說什麼呢?

在裡面等了大概10分鐘後門突然開了,一個帶著滿臉笑臉的人走出來大力的跟我們揮手並用手勢叫我們坐下,我本來很納悶中間隔著的玻璃和牆真的不會透出聲音嗎?等他出來後才知道「真的聽不到任何聲音!」他笑容滿臉而且又和藹可親,完全不像關了31年的人,然後問我們是什麼學校什麼系的,接著又發表了一些他對台灣的感想,然後說他的生活瑣事,瘦了8公斤等等,然後說著他的夢想,想要改革司法體制,因為這個複雜的制度而是太多人有了冤屈。

接著他開始唱歌,他自己的自創曲,「心連心,一起來造福」真的很洗腦,但他卻說在監獄裡其實不能唱歌?但他卻唱的很好我們也聽得很陶醉。然後給我一組數字「327」說我們是第326、327個人,他說這很有意義因為他會紀錄起來。

後來因為會面時間只有20分鐘,所以他唱完歌,就趕緊叫我們問他問題,我問他有沒有想做但還沒做的事,還有為什麼被關了那麼久還能那麼樂觀,他說他想改革司法社會,和整個台灣體制,然後他說要是沒有心沒有動腦沒有想法,可能早就在裡頭瘋了,所以就是要好好的有個夢想,有希望,我才知道,原來31年來他竟然沒放棄自己也沒放棄希望,還是對審判那麼有希望,那我們的司法正義呢?

我們倆個其實準備了很多問題,但看到他本人之後很多問題都應刃而解了。不過他比我認為的還要有想法和跟外界接軌,有可能是他常常思考問題、寫一些回憶錄,以及跟外界寫信的關係吧!好像這些程序他已經很習慣了,連道別的時間都算得剛好。最後他不斷的跟我們說加油要有夢想,真的振奮人心呢!希望我們的司法制度可以趕快實現所謂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