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不堪回首,那對司法失望的感受~人頭帳戶案當事人訪談故事之一

「我很不想回憶那些事情,因為那感覺就好像再次被人強姦一樣!」李裕學(化名)在訪談中說到,他憤怒台灣的司法,憤怒人心的險惡,也憤怒自己傻傻地掉進別人的陷阱裡。當時的他只是單純想應徵報紙上的工作,怎料到最後竟然演變成犯罪,而更萬萬沒想到的是,曾經殷切期盼的司法,到最後不僅沒有還他公道,還判了他死刑。

求職遇詐欺

裕學從小父母離異,跟著爸爸,靠著低收入戶的錢勉強撐過,本以為考上了名校後可以擺脫窮困的生活,然而,爸爸卻在大學時過世,只剩弟弟可以互相依靠。終於熬到當完兵,裕學偶然在報紙上看到應徵司機的假日兼差工作,這對當時迫於生活困窘的他,看似有了一線希望。

裕學依著報紙上的徵人廣告打電話詢問工作內容,電話那頭告訴他,工作就是載小姐去旅館,然後旅館櫃檯人員會將小姐性交易的錢匯到他的帳戶裡面,他再從帳戶裡面領取他跟小姐的薪資。對方又說怕他欠卡債而使得帳戶無法使用,以致於沒辦法領取薪資,因此要求他將金融卡跟密碼交付給會計小姐確認。對裕學而言,從社會的觀點來看,這份工作的內容或許不是那麼正當,但工作內容單純,只要負責開車就好。而雖然他對於提供金融卡及密碼這部分感到有些怪異,但心裡想帳戶裡面沒有什麼錢,不會有財產的損害,再加上迫於現實生活中金錢所需,便答應與對方面交金融卡及密碼。而面交當天,他還特別叮囑對方只能作為檢查使用。然而約莫一到兩個小時內,便有詐騙的受害者將錢匯入他所交付的帳戶內,並迅速遭提領一空。

求助無門

金融卡交付後當天半夜,裕學便收到銀行傳來的簡訊,說帳戶有異常的流動。裕學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只好焦慮地等到隔天銀行營業後立刻前往詢問。銀行告知他帳戶內有不正常的資金流動,於是他便匆忙去警局報案。可是警察卻以他的帳戶被列為警示帳戶,他的身分是犯罪嫌疑人而不是被害人為由,拒絕受理報案。

裕學感到非常困惑,他明明是被害人,為什麼卻成了犯罪嫌疑人呢?又為什麼警方不接受他的報案呢?但他仍堅信檢察官會幫忙查明真相、法官會下正確的判斷,司法最後會還他一個公道。然而……檢察官非但沒有幫忙他調查證據(如:監視器、通聯記錄等),反而在偵訊時劈頭問他願不願意跟被害者道歉,裕學感到很生氣,道歉是兇手要做的事,他是被害者啊!他沒有騙人也沒有拿別人的錢!為什麼要道歉呢?他開始懷疑,檢察官是否有認真的偵辦這個案件,還是檢察官早就已在心底下了一個他有罪的結論?然而,即便如此,他還是懷抱一絲希望,期盼法官能聽到他的心聲,能還給他一個公道。

司法是寶劍還是暗器?

在冷冰冰的法庭上只有他孤身一人,除了面對檢察官的質問之外,還要面對法官的追問。裕學感覺自己在法庭上是孤單的,所有人都在質疑他「為什麼要交付提款卡跟密碼?」而最後,他也被判有罪,拘役50天。判決書裡的理由都是那套制式說法:政府宣導有加、求職交付金融卡及密碼不符合常理等等。但生活困苦的他哪想的到這麼多!

然而二審法官的一句話才是讓裕學對司法失望的最大關鍵:「一審判你這個刑度對你的影響不大,你頂多不能進入司法體系工作而已!」對他而言,這句話深深烙印心中。回想事件尚未發生時,他也曾經希望自己可以藉由考試讀書來出人頭地,擺脫他窮困的生活。然而,這個判決卻粉碎了他的夢,也粉粹了對司法的信任!

曾經期盼的正義,換來的是一連串的失望,警方的不受理報案到檢察官消極的辦案態度,最後是法官的有罪推定。裕學痛恨司法,但更痛恨的是自己相信的心,相信對方的善良,交付的金融卡及密碼只會用來測試帳戶。他告訴我們,因為這個事件,讓他在人與人之間築起一道厚重的高牆,而對於自己的案件已經不抱有任何期待救濟的想法。他只希望大眾都能知道人頭帳戶這件事,避免更多人受騙,遭受不白之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