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我信你才有鬼

整理今年回報的法庭觀察表,看到觀察員的紀錄回饋,法官對被告怒吼:「信你才有鬼啦!」、法官大聲說:「你從現在開始閉上你的嘴巴!」、法官兇狠地說:「你也一樣,不要在那邊……我等等再來罵你」深覺在這樣的法庭上,做人真的很沒尊嚴。其實,態度惡劣的法官為數不多,但司法當局的漠視包庇,讓這些少數法官持續恣意對待人民,也難怪司法的滿意度,始終低迷不振。

對於開庭態度不佳,法界卻始終欠缺體悟反省,諸如:「這個法官很兇,但是很認真」、「法官態度雖然有問題,但判決品質不錯」等辯解,凸顯「重實體,輕程序」的觀念仍然充斥在法界人士。我們法庭觀察後更發現,有些法官開庭動輒怒罵、羞辱、恐嚇,不是單純的情緒管理不當,而是刻意利用,以此為開庭技巧,使當事人因畏懼,無法完整主張權利,進而認罪、撤回或和解,讓法官可以快速結案,不用辛苦的撰寫判決書。

口出妄言有失公正

「法庭必須是一般第三人從外觀上來看都是無私公正的。」

這是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第32號一般性意見書更揭櫫的國際人權標準。法官在法庭上的言行甚至對外發言都是司法形象的描繪,影響民眾對司法公正的想像。然而,舉措失格的情況,不僅發生在普通法院的法官身上,連貴為司法院副院長的蘇永欽大法官,都為了要影響案件發展,口出妄言,絲毫不珍惜維護司法的公正形象。

其實法官有時像運將,搭著程序要把當事人載往法律規定的目的地。如果坐上計程車,司機一下子說他不載短程,一下堅持要走自己喜歡的路線,又高談闊論自己的人生見解,甚至帶有情緒,上車的我們一定會感到緊張、無助又生氣。在法庭裡,如果法官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立場、莫名的堅持,又沒有迅速有效又合理的客訴淘汰機制,那法官,要我怎樣才能相信你?

※本文刊登於2015.11.12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