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司改會的成立

民間司改會的成立,要由司法院院長施啟揚1994年的任命說起。當時,李登輝總統賦予施院長的任務就是要改革司法,施院長也在上任不久就成立了司法改革委員會。 當時,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理事長是林敏生。講到這裡,要先提提台北律師公會的歷史。當時,台北律師公會多是以外省人為主的老派律師,他們和想要從事改革的年輕律師鬥爭得很厲害,開會打架疊到一人高、甚至當場把會議紀錄吃下去以湮滅證據的事層出不窮。

當時,想要改革台北律師公會的年輕律師,組成了讀書會,召集人是黃瑞明律師,副召集人是顧立雄律師。他們和我聯繫,希望我出來競選台北律師公會的理事長。我當時認為還不到我出任理事長的時機,但可為他們找個人選,就找了林敏生律師。當時考慮林敏生律師的原因,其一,他為人正派,品德是很重要的考慮;其次是他資深,他比我大五、六屆左右;另外,他事業有成,有一個很成功的事務所,又是獨資,有人有力氣可以作事;而他聲望也不錯。我和林律師聯繫,他一聽說這事,便說,他當律師三十年,根本不管律師公會,現在這件事他要先問其他律師界的好友。隔了一個禮拜左右,林律師和我聯絡,說,他律師界的朋友都叫他說「不要淌這趟渾水」,做他的好律師就行。後來林敏生律師就在國賓飯店請我們吃一餐,表示抱歉。我也就再繼續考慮其他的人選。但是考慮來考慮去,還是認為林律師是最理想的人選。決定還是要找他。作了這個決定之後,我也請他吃一餐,把年輕的律師們也找來。林敏生律師最後就表示,他願意當工作小組召集人,試一試。──因為他是個企業家,不願打不勝之戰。要先了解。

第二天開始,他就和這些年輕人開會,每一兩週集會,開始瞭解台北律師公會的狀況。當時我也參加。林敏生律師以電腦分析,把所有律師資料輸入電腦,越作越有勁。當時我本來是期待只要取得過半數的席次就好。結果有一天我問他,他說,會38比0,也就是所有席次都會囊括。我聽了覺得真是天方夜譚,結果開票結果真的是如此,38比0。 這是台北律師公會文聯團執政的開始,也奠定台北律師公會茁壯的基礎。林敏生律師參與司法改革之後,他的職涯也真的是轉變了。之前他是一位法律企業家,雖然事業很成功,在社會上並不是很出名:之後他卻對台灣的民主化作出很大的貢獻,不但大力捐輸,之後又當選全聯會理事長,帶領律師界繼續從事改革。

後來,就到了前面所提到的全國司改會議。律師界爭取到四位名額,全聯會內部也組織一個小組,協助建言。林敏生律師曾去問施啟揚院長說司改是不是玩真的,他說是玩真的,這句話也變成一個名言。全聯會當時設立司法改革委員會,由我當主任委員,林永頌律師當副主任委員。1994年年10月間,全聯會決議,由我當召集人,林永頌當副召集人,連同其他有興趣從事司法改革的同道,籌備另外一個組織。我們在11月9日開始籌備。當時,曾經考慮是以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為組織型態,後來,決定以財團法人基金會作為新組織的型態,因為董監事變動較少,理念可以貫徹。但是,要成立基金會,當時的規定是要募集一千萬元。而我們當時募款的難處是,我們都沒有大企業或大富翁來支持我們──他們認為我們都是反權威的。民間司改會靠著社會各界的小額捐款,一年後才募集了500多萬。後來我們在1996年12月13日舉辦第一次的募款餐會,「邁向1997募款餐會」。相當成功,這才將基金會正式成立起來。當時整個的運作都是由我本人和林永頌律師來主導,林敏生律師則非常關心;一開始的辦公室在林永頌律師的事務所,後來也是在林敏生律師的事務所運作,一直到有自己正式的辦公室為止。

但民間司改會的正式成立,是以1995年11月5日正式對外宣布成立為準。因為我們一宣布成立,也就開始運作了。籌備會成立之初,分為三個委員會:行動委員會、研究委員會、評鑑委員會。另外,還成立「司改藍圖小組」,由高瑞錚律師負責召集,研究三年之後,在1999年正式出版。民間司改會十年來推動的司法改革,基本上都是以「司改藍圖」為方向來推動。當然時空改變,實際執行起來有點差別,但方向大致是不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