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他這樣,是不是好法官?

台灣高等法院有位法官,開庭經常會問:「像我這樣,是不是好法官?」如果有人回答不是或不知道,他就語帶責備:「你一定沒有看我寫的文章!」、「我做了什麼事,你都不知道嘛!」說到對方承認他是好法官為止。律師開庭遇到這個法官,莫不深以為苦。

冤案纏訟21年的蘇建和、莊林勳與劉秉郎,2012年無罪定讞後,在聲請刑事補償時,就碰上這位法官。開庭時,蘇建和說:「自己一生已毀了,但希望拿到補償可先補償家人為官司背負的債務,且要拿來做有意義的事。」沒想到法官追問:「我用白話文講,你們要把這些錢裝到自己口袋,還是捐作公益?有多少比例要作公益?」然後逼問蘇建和捐款金額,要求當場在筆錄上簽名。此舉引起律師強烈抗議,法官反問:「你讀過我寫的文章沒有?如果你沒有的話,你來批評我是不對的唷!」律師回答沒看過,法官就責備律師:「很可惜你沒有看過嘛,倒過來講法官這是先入為主,還什麼畫押,不要這個樣子啦,這個法官如果是一個好法官馬上被你戴一頂帽子,這樣情何以堪對不對?」 

毫不在意刑求自白

法官開庭的態度,讓蘇案三人深感不安。認為這位法官只開一次庭,完全不在意三人因為受不了刑求才自白的事實,只在意他們的補償金要不要捐出,只在意律師有沒有讀過他的文章,開庭的過程顯然是對三人有歧視偏見,乃向民間司改會提起申訴。刑事補償金額高低是一回事,但是法官用三人會被羈押是因為自白犯罪(期待每個人被刑求都可以頂住?)因此可被歸責,又只有高中學歷(19歲就被抓難道可以念到博士嗎?)不願判決較高額的賠償金。這樣也罷,還只以最低標準每日1千餘元來羞辱他們,判決的字裡行間,絲毫不掩飾對三人的偏見歧視。當時,蘇案刑事補償的爭議,媒體多有報導,也有輿論呼籲司法院應主動調查懲處。在司法院無所作為下,民間司改會提出個案評鑑請求。遺憾的是,法官評鑑委員會最後認定評鑑請求不成立。

日前王子榮法官投書,抨擊蘇案個案評鑑不成立,「這不是濫行評鑑,什麼才是濫行評鑑!」認為這位法官只是過於熱心,民間司改會不應為蘇案三人移送評鑑。制度改革意見可以討論,民間司改會向來主張,人民可以直接申訴,不要透過其他單位,不知道王法官是否也是相同意見;但以此為例,在受盡司法折磨的蘇案三人傷口上再次撒鹽,實是不當之至。是不是好法官,不該是法官們的自問自答,期待司改國是會議能建立值得人民信賴的評鑑制度,不要讓蘇案三人的悲劇再度重演。

※ 本文刊登於2017.4.10蘋果日報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