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政改革

照片來源/中央社

憲法作為國家根本之大法,保障人民基本之權利,其重要性自是不言可喻;然而,隨著時代的演進,固有條文對於基本人權及多元價值之保障,早已略顯匱乏,即便自1991年以降,國民大會歷經七次的憲法修正,仍舊不足以解決現存之問題。

所幸社會自2014年起,對憲法修正之期盼凝聚高度之共識,並促使國會正視此項問題,並著手推動憲政之改革。而歷年來諸多學者、專家所研議之憲法修正草案,更是提供國會進行改革的最佳利器。

司改會憲政改革小組在此關鍵時刻,亦匯集各方意見,提出基本人權之相關草案,期能納入第二階段之修正條文,還請各界可作參酌。

  1. 人民參與國際組織之權力,應受平等之保障

    儘管我國的國際地位備受打壓,但國人參與國際組織(如聯合國)的權利(如工作權)不應因此受阻。是以,基於基本權利之保障,應於憲法中明定政府有保障人民參與國際組織、表達意見以及參與國際合作之義務。

  2. 司法審判之時序,應保障人民基本之權利

    憲法第 16 條明定:「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然而,依當前的實務經驗,人民的訴訟權常常因為開庭的時間過於急促,以至於當事人及辯護人皆無法保有充分、有效的準備時程。為保障人民訴訟之權利,憲法應授予人民(包含辯護人)充分的準備時間,以應對龐雜的訴訟過程。

  3. 人民參與審判

    人民作為國家之主體,授予國家既有之權力。作為國家權力的授予者,自然也擁有與之相對應的權力,其中,當然包括審判權的行使。憲法第80條規範:「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其所限制者,應是指政黨政治之影響,而非泛指審判權為法官所獨佔、不受任何干涉,故此,人民參與審判的權利不應被片面剝奪,憲法中亦應明白列出人民參與審判之權利。

  4. 國家應對精神障礙者給予合理之保障

    憲法第155條明定:「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人民之老弱殘廢,無力生活,及受非常災害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扶助與救濟。」,此外,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7項亦規定:「國家對於身心障礙者之保險與就醫、無障礙環境之建構、教育訓練與就業輔導及生活維護與救助,應予保障,並扶助其自立與發展。」

    從憲法固有之條文及增修條文,可見國家對於社會弱勢之保障不遺餘力,然則同屬社會弱勢之精神障礙者,卻不受既有條文之保障,儼然成會社會防護機制的一大漏洞。故此,憲法應明文保障精神障礙者受治療之權利,尤其涉及刑事犯罪之精神障礙者更應優先治療,國家也應設立刑事精神治療機構,以保障精神障礙者之基本人權。

  5. 移工、移民之基本權不應遭受忽視

    作為一個移民社會,政府對於新移民與移工權利之保障,雖有逐年提升,但就人權立國之期盼,仍顯不足。基於人權之保障,每一個人都應該保有與其家人共同生活的權利,移工如僅能隻身前來台灣工作,被迫與家人分離,對其固有的權利,不啻是一種侵害。因此,應於憲法中保障其與家庭成員共同生活的權利。

  6. 宗教與政治之界線,應明定憲法條文

    政教分離係民主憲政法治國家之基本態樣,然而因為固有文化的影響,使得公務人員對於宗教事務之參與,屢有新聞。台灣作為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宗教信仰亦是多元,作為行使國家公權力之人員,理應避免涉及宗教活動知場域,以避免政治與宗教結合之誤會,是以將本條文明定於憲法之中,以落實行政中立及政教分離。

  7. 公務人員行使職權,應受合理之監督

    有權力即有監督。行政機關之作為,須受立法機關所監督,然而立法機關行使職權時,卻無明文規範的監督辦法。為使民意代表的權力行使行為可以公開、透明,故將此條文入憲,以期各級民意代表在行使職權時,可被監督並獲得人民之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