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聽、插針、柯文哲

柯P是輿論新寵兒,妙語與失言都是媒體最愛。連續幾波失言,已經逐漸產生後座力。民意如流水,再怎樣的高人氣,總會有下降的時候。粗率發言、「坑來就跳」或隨口胡扯、禁不起檢視,萬貫家產,總有敗光的一天。

針對峨嵋停車場槍殺案,讀完警方檢討報告後,柯P直覺反應認為「已經知道嫌疑犯,警方調電話通聯與監聽」要花兩天,實在太長。應求效率、「先斬後奏」採登記制、「以後有問題能備查」就好;後來挨罵,又改口應該「分級分類」。

這是個好例子,可以用來解讀媒體、柯文哲現象、重大議題之間的連動關係。

沒有最聰明 只有更聰明

或多或少,媒體故意強化或放大柯P言論。其實他的談話有「前提」,就是:在「已經知道嫌犯」的情況下,類似的重大案件(當然,這句話他沒講,是善意解讀加上),調通聯與監聽要兩天,實在太長。

這個前提下,有緩不濟急的問題。於是,他提出解決之道—「先斬後奏」登記制。改口的「分級分類」,只是更強調「輕重緩急」的重要性。柯P的說法犯了幾個錯誤,於是引來批評。然而,卻不是說法本身有什麼錯誤。

事實上,新修正的《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分別在第6條(針對監聽)與第11-1條(針對調取通聯)設下例外的規定。類如殺人、擄人勒贖這種重大緊急的案件(分級分類),警方只須口頭報備,就可以先監聽或調通聯(先斬後奏)。

法律規定口頭報備即可,比柯P想出來的登記制,還要更寬鬆、更加「先斬後奏」。善意解讀,柯P是針對「例外狀況」在發言。他直覺怪,就推定是法律不合理,於是提出修法建議。然而,法律的規定其實和他所想的相去不遠。

依法律,事前申請監聽票是原則,先斬後奏的緊急狀況是例外。第一時間對他的批評,都是認為他想「把例外變原則」。民進黨人心裡想著黃世銘在罵他,國民黨人更妙,當初死命抵擋通保法的任何修正,卻在轉眼間,道貌岸然,批評他不懂人權保障,威權顢頇,煞有其事。

效顰柯P愛講的話:「沒有最聰明,只能更聰明」,他真的很聰明,但不該自作聰明。應該被罵的地方,不在於他的反應錯了(相反的,他的直覺反應和法律吻合),而在於他不懂通保法就要發言,先講先贏,被罵再修正。從修正的內容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講的是對或是錯。對是矇到、錯是不知道、被罵就是剛好。

翻翻法條就知道的東西,竟沒有任何幕僚幫他。市長似乎在「單兵作戰」,這有點可怕。更可怕的是,寫報告的警察不是無知自認受法律束縛在抱怨,就是有意欺上瞞下、另有所圖。兩者都很糟糕,前者是警察法律素養差,後者是想挾柯P(之嘴)以號令天下,這些都比柯P的單純失言,更加可怕。

見縫插滿針

柯P是當紅炸子雞,很多人都想見縫插針。批他或捧他,以達獲取自己利益。截取柯P的片斷發言,媒體可以一連三天報導,具話題性又有收視率。檢警也想透過他,尋求通保法修正的機會。

修法前,警方愛調誰的通聯,就調誰的通聯,沒有限制。檢方可以「一案聽到飽」,愛怎麼掛線延伸,就怎麼掛線延伸,沒有界限。修法後受到重重限制,法務部和警政署,無時無刻都在謀議著翻盤逆轉,企圖拿回這些方便的權力。尤其是警方,明明是檢察總長濫權監聽,修法結果卻是警察體系受重傷,搞丟「隨時隨意調閱通聯紀錄」權力。

警察都在抱怨「黑狗偷吃,白狗受罪」,卻全然不覺「調閱通聯紀錄」有什麼侵害人民權益之處,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舉凡有人失蹤,警方就會恐嚇不能提供協助,因為無法調通聯,全然無視修正其它法律或改變實務運作的可能性,只想不斷累積民怨。舉凡破大案、立大功,就要討賞兼恐嚇:「如果能夠更早調通聯,就可以更早破案」。

法務部推著警政署,警政署穿過柯P的嘴,大家都被柯P炫麗的話牽著走,沒人認真在想破這案,調通聯是否是唯一的因素?監聽是否是關鍵方法?必要性高不高?而只要有了必要性,法律並不是鐵板一塊。寬鬆還要更寬鬆?只為了濫權還要能更濫權?

其實,我們不太在意一個亂說話的市長,我們比較在意的是,高人氣的市長開啟了一個無謂的戰場。人民為了支持(或反對)他,困在假議題中爭辯,進而讓更該被在意的事情失焦,甚至於激化成為退步性的修法。

在一個馬路上佈滿攝影機、上高速公路就被eTag的國家,戶政、稅務、健保、金融資訊被高度整合,隨手可得的國家。硬要說通聯紀錄是非常了不起的隱私,實在會給人極端的錯亂感。然而,這並不表示警方調閱通聯,就應該回復到過去漫無限制的地步。

監聽的核心問題

要強調的是上述的爭議,根本都還沒涉及監聽問題的核心。

台灣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國家可以設立「監聽中心」?為什麼所有的通信網路系統,都要拉線到「監聽中心」,讓國家可以處於一種,隨時監聽、存取我們任何通訊資料的狀態(甚至,電信業者在拉線給國家之前,都不能取得執照)?為什麼我們的檢警,在監聽時可以「全都錄」?而不是合乎比例,只能派人線上監聽,錄取相關的部分。

最可怕的是,事實上除了監聽中心自己,沒有任何人能檢視實際被監聽的數量與門號,和法院准許的數量與門號是否一致?如果我國憲法規定,人民秘密通訊是自由,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例外狀態」?

於是,柯P猜對了,監聽的世界早就如同他所想的那樣子在運轉。只是他不知道更慘的是,似乎壓根也沒想過,憲法保障秘密通訊自由是原則,台灣根本就是把例外當原則。如果要說他無辜被「插針」,似乎也沒那麼無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