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楊治宇談檢察長調動

五月初法務部舉辦檢察長交接典禮,即將卸任北檢檢察長的楊治宇,受到最多的矚目。他致詞時,感念前法務部長曾勇夫知遇之恩,也感謝羅瑩雪部長大人大量、不離不棄。這是一個比較輕鬆的場合,或許,楊的發言只想展現幽默,也或許,確是發自肺腑。畢竟,北檢向來號稱「天下第一署」,達官顯要充斥台北,飯碗並不好端;同時,也不是想端就能端,天時地利配人和,自己努力還要長官加持。

事後證明,曾勇夫是被羅瑩雪所愛戴的馬總統鬥爭下台,媒體當然喜歡報導這個衝突點。只是,這番「感謝長官」的談話,還是令人覺得難過與感慨, 眼中「只有長官、沒有其它」的味道,還是十分濃厚。

對照去年此時,楊治宇喊著要辭職,給甫上任半年的羅瑩雪出了難題,也引起紛紛議論。有人分析,他才是「大內高手」,請辭非常「上道」。意味著願意和老長官「勇伯」共進退,同時也考驗一下羅瑩雪,是否「真心愛我」。正如他致辭時同時提到的,待在北檢將近五年,經歷兩次台北市長選舉,「烽火不斷,宛如兩次世界大戰」,算是「挺過來了」。然而,他沒提到的是,去年四月底請辭時,正是318運動結束,該如何面對「太陽花」,會決定一個檢察長的歷史定位。郝龍斌競選連任時,選戰和緩許多,不太能和柯文哲對決連勝文的情狀相比。

多留一年,楊治宇選擇了什麼?

楊治宇是聰明的,所以去年四月底想要辭職,是想明哲保身。他被強力慰留,留下就等於同意,要幫羅瑩雪所代表的馬政權,「穩住陣腳」。去年的318運動,馬政府遭到重創,年底1129大選,國民黨受到空前挫敗。回想,楊治宇所帶領的北檢,做了什麼?

他大規模地起訴了參與運動的學生和群眾。甚至,就在卸任之前,更追加起訴了控告馬英九和江宜樺的民眾,也就是那些被打的頭破血流的人。更過份的是,有些人被起訴,只是因為站出來當證人,指證警察的狂暴打人,就因此被「逆推」有衝入行政院,也算是共犯。他們指控警察的證詞,被北檢轉變成認罪的自白。

當然,不願放手的是行政院,堅持對學生與民眾提告,北檢要起訴,我們也沒意見,只要檢察官把事實與證據弄得清楚明白,不要「流刺網」般地「報復性起訴」就好。只是,對照把人打的頭破血流的警察,北檢卻是一點偵查進度也沒有,這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光憑這一點,楊治宇的價值選擇很清楚,就是「侍從於且捍衛著政權」。

再想想北檢當初偵辦柯文哲辦公室的竊聽疑案,可說是雷厲風行。柯辦幕僚被上銬、聲押,二位徵信業者也被聲押。後來都被法院打臉,也就罷了,算是檢察官的人權標準比較低落吧,法官的標準較高。

然而,這三個人,最後卻有兩個人是完全不起訴,北檢又親手埋藏了自己的聲譽。這表示北檢在聲押時,手邊根本就沒有什麼證據。於是,還有誰會認為,那時候大動作聲請羈押,是完全有必要的呢?這又代表了什麼呢?究竟是辦案完全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還是只不過又在賣柯文哲新政權一個面子?

如果,這些都是太過「政治敏感」的案件(還沒提到美河市案高官的不起訴,以及連惠心的緩起訴呢!),我們就來談談「不敏感」,但是完全「死在」楊治宇手上的江國慶案吧!2010年7月27日,楊治宇接任台北地檢署檢察長,同年8月3日,江媽媽對陳肇敏等軍官,以涉嫌殺人、濫權追訴致死、私刑拘禁致死等罪名,向北檢提出告訴。

等了將近一年,2011年5月,楊治宇把陳肇敏一干人不起訴。高檢署很快在7月13日發回續查。又擺了一年,2012年8月北檢還是不起訴。高檢再發回,從2012年12月起,又擺到現在。顯然,楊治宇只想擺著,把爛攤子留給別人,不管收不收拾。

倘若以他對太陽花學生與群眾「追查/殺」的精神,陳肇敏等人,早就不知道被起訴幾百次了。何況,其中再加上監察院調查出更具體的證據,證明陳肇敏確實有用條子、下指令,對於江國慶的死亡,從頭到尾都有控制能力。這樣北檢還不起訴,一直擺著,顯然就是想要「冷處理」。

檢察長遴選違法又黑箱

強烈地批判了楊治宇,原因無它,台北地檢署的檢察長,可以說是掌握檢察權力最大的人之一。權力越大,應受到的監督,也就越加嚴厲。於是,不得不敬告此次所有調動的16位檢察長,檢察長掌權之後的判斷與選擇,都會受到更嚴格的檢視。

何況,遴選的時候,從來沒有聽說,究竟是根據什麼標準?需要什麼條件?有人被淘汰、有人被選上,究竟又是憑著什麼資格?似乎,除了「期別倫理」是至高無上的標準之外,其它的就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黑箱了。

大家「心照不宣」,就沒有人真的把相關的法律當一回事。《法官法》第90條第4項規定,法務部長遴選檢察長,必須要由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所提出的「二倍人選」中圈選。

報載法務部先是對外宣稱,將有「10位」檢察長異動,也因此,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也只有提出「20位」的名單。然而,最後卻有高達「16位」的檢察長中選。

依據《法官法》第90條第4項規定,部長此次遴選可能是違法的。但令人驚訝的是,精通法律的檢察官,卻沒有人發現?還是根本不在意?或者,又是另有「神邏輯」般的解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