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務專題「人頭帳戶案」修課心得:林士凱

訪談當事人心得

我們這組一共有十個人,而兩兩一組去分約七十件的案件做訪談,而非常剛好的是,我們這組的案件都是屬於已判決而並未想再提上訴、已定讞而不想去打再審或是已獲不起訴處分,所以我們這組在獲不起訴處分的部分,有了比其他組多的著墨。

當然,對於兩種類型的案件,反而更是引起我的注意,究竟是什麼樣的因素,讓這些人不想為自己的清白而去捍衛呢?有一位A小姐告訴我,他的帳戶被親友拿去使用,而莫名其妙變成人頭戶,而莫名其妙收到簡判,而莫名其妙被判決確定,他說他被判了兩個月,對他而言他擔心的反而是他沒辦法被拘役兩個月,因為他有兩個小孩要帶,更別提他若是要易科罰金要繳將近六萬元的數目,他只是做家庭代工的單親媽媽,他實在不知道這個社會為何待他如此殘忍。

而在我跟他說可以去申請易服社會勞動,或許可以同時兼顧目前的現況,他在電話那頭一直跟我說該怎麼做,這時候我不免質疑,為什麼我們的司法單位沒有一個人告訴這位小姐可以這麼做?我們的司法體系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可以這麼的不通人情呢?當然我並不是要說,今天一定要給當事人什麼樣的特別待遇,而是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如此的草率、輕蔑,他們不曉得兩個月、六萬元,對一個相對社會底層的家庭,是有多大的衝擊,而更別提在另外一個案件中,有一對夫妻更是為了要繳納罰金進而去高利貸,只為了要去暫時擺平他們根本沒有做的事情,而平白無故受了審判。

在不起訴的案件中,我們觀察到了這些案件不約而同都有一個共通點:有第一時間成功受理報案,因此我們也在我們研討會之上的報告中,對於警察吃案、警查筆錄的部分,做了一系列的整理與分析,當然這些案件基數沒有很大,但也算是值得參考的部分。

總而言之,在訪談中我們除了可以與當事人第一線接觸,更是可以一個協助者的立場去幫助當事人,算是這整個課程中,很重要也很寶貴的經驗。

研討會心得

從一開始準備研討會,並沒有心理準備要由我們這組派人上台報告,在研討會前一個月左右,得知了有上台報告的機會,就開始著手準備報告的內容,其實在同時籌備研討會及想上台報告的內容,這個工作內容是有點龐大的,幸好有組員可以幫忙分擔工作內容,否則同時要擔任組長分配工作,又要整理案件資料思考要如何報告,實在是令人吃不消。

在準備報告的過程中,我們先大致擬定了幾個方面,在與瑋婷密集討論過後,最後決定以一個論點(現象)做為區塊,用一、兩個故事把這些故事按照脈絡講出來。而我負責的部分,分別是從「當事人的背景(高學歷)」、「當事人面臨的窘境(警察筆錄)」,來說我們寒假在司改會實習的案子,而這些案件,是從各組的訪談紀錄中挑選典型的案例出來,所以說,雖然只有我跟姵含同學上台報告,但這些是我們整組人的心血及成果。

在報告的前一天晚上,我反覆練習該如何表達,對於表達的功夫,我原本以為我已經很難掌握了,但孰不知在這種緊要關頭,卻是怎麼順稿都順不好,我心中只擔心會丟中原財法的臉、會丟偉群老師的臉,怕自己講得內容有誤,怕自己的東西難登大雅之堂,幸好這時也有組員蔡欣芳陪我一順稿,雖然隔天七點要到台北,我們弄到三點多都還在改PTT,但這種感覺是無價的,除了團隊合作的感覺外,有一種雖然自己已經在「人頭帳戶」領域中已經琢磨許久,但在這「法律界」中,自己是覺得自身無比渺小,但也更激勵自己要往上爬,要讓大家知道我們這一組這半年來的成果是什麼。

最後,雖然當天報告時有點鈍鈍的,不過總體而言,我給自己剛好及格,不是對我自己高標準,而是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但就當天的狀況下,至少我們有清楚的把我們想要說的東西,完整的表達出來。對於我自己來說,可以上台在研討會報告這個經驗,是相當難能可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