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兩年了,真相呢?

回到兩年前,318反黑箱服貿運動持續5天後,3月23日,總統馬英九終於召開記者會,但對於運動者提出的訴求並無正面的回應,群眾對於馬英九這樣的回應感到失望與憤慨,於是在3月23日晚間翻越拒馬進入行政院,接著行政院周圍廣場被數千群眾佔領。

時任行政院院長的江宜樺在知道民眾佔領行政院後,指示警方須在早上上班時間前清空行政院。警方為了完成任務,從324凌晨開始強制驅離,發動數波驅離行動。鎮暴警察以盾牌、警棍或以拳腳攻擊靜坐群眾,甚至以高壓水柱朝群眾靜坐處噴射,終於將佔據行政院內外的群眾於清晨全數驅散,粗暴手法導致多人受傷。

324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轉眼已經兩週年,誰要負責?

司改會在事件發生後成立義務律師平台,幫助遭受國家暴力的公民提起自訴及國家賠償案件。目前共有48位當事人對5名被告—江宜樺、王卓鈞、黃昇勇、方仰寧、下手打人的員警—提起自訴,分屬10個案件。其中還有31人向台北市政府及台北市警局提起國家賠償訴訟。

以下說明案件狀況:

  1. 控訴:江宜樺、王卓鈞、方仰寧

    第一位針對324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提出訴訟的是周榮宗老先生,控告馬英九、江宜樺、王卓鈞、方仰寧等人,接後提起自訴的當事人,只要有控告江宜樺、王卓鈞、方仰寧等人,法院就認定這些案件「被告同一」且都是針對324當晚驅離行動之控訴,故都與周榮宗的自訴為同一案件,以同一性原則不受理自訴案件。義務律師們正嘗試聲請將其他自訴人的案件併入周老先生的案件審理。

  2. 控訴:黃昇勇

    最先控告黃昇勇的是周倪安委員,法院同樣以同一案件為由,不受理其他當事人對黃昇勇提起的自訴案。義務律師們曾嘗試聲請將其他自訴人併入周倪安委員的案件一併審理,但法院已經在2016/02/18駁回聲請。

    當天在行政院的當事人,分別在不同區域受傷,打傷他們的也是不同的員警,不應該被認定為同一案件

  3. 控訴:下手打人的員警

    執勤員警驅離時皆未配帶可供辨識身分之臂章或編號,因此自訴人並無法將員警的編號或姓名資料提供給法院,以特定被告。

    為了找出打人員警,司改會開始對外海徵當晚影音資料,並召募大批志工協助過濾、截圖施暴畫面。幸運的當事人,遭毆打的過程剛好有留下紀錄,並能夠將打人員警的影像截圖。沒被拍到的當事人,只能告訴法官當天他被毆打的區域,請求法官向警察機關調閱資料,找出打人員警,以特定被告究責。

    但法官的態度不一,有些願意較積極協助調閱資料,有些則直接以「法院並非偵查機關,在審判前階段協助證據蒐集、調查,致有失法院公平審判之性質及客觀聽訟者之地位。」下不受理判決。

    受傷的自訴人們就像皮球一樣,在法院裡被踢過來又踢過去。

    積極調查的法官有找到打人的警察嗎?沒有

    法院發函問警政署、問台北市警局、問台北市各分局,不是說查無此人,就是說辨識不出來,或乾脆已讀不回

立法院也無能為力嗎?

立法院在事件發生的幾天後,馬上就質詢行政院長、內政部長及警政署長,甚至在2014/03/27迅速成立了「行政院鎮壓反服貿學運真相調閱專案小組」,調閱相關資料釐清事件真相,但行政院與內政部警政署等相關機關卻以「秘密資訊」、「偵查不公開」、「查無相關資料」等理由,拒絕提供資料;最後,內政委員會只能以凍結部分預算作收。

也有立委辦公室發函向警政機關索取內部調查報告或懲處資料,卻只得到以下回應:

…本案歷次調查均未能確認是何原因或係何人造成委員受傷,另查察相關監錄畫面及在場人員訪談紀錄等,仍未發現新事證,且本案經委員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提起自訴在案,現尚繫屬於法院,相關蒐證資料已送交臺北地方法院。…

…警察驅離侵入行政院民眾過程,遭員警毆打受傷,查據相關新聞畫面,疑有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特勤中隊員警以警棍打擊林姓民眾;另王姓民眾疑於特勤中隊員警驅離、推擠過程中受傷,惟均未能確認係何員警造成2人受傷。…

在現行的體制下,無論從法院或是立法院都無法揭開行政機關掩蓋的真相!

國際特赦組織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全球的《2015/16年度人權報告》中特別指出:

針對2014年3月23、24日警方以過當武力驅離行政院及其周邊抗議者,或對於『太陽花學運』時政府的總體作為,直至2015年底都仍未見徹底、獨立且公正的調查。

反觀行政機關於今年初撰寫的《公政公約國家人權報告書》中,對於「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中員警驅離違反比例原則的作法卻隻字未提。

國家賠償的狀況如何呢?

受傷者林明慧老師第一位提出國家賠償訴訟,並在義務律師的協助下於2015/8/4獲得法院判決勝訴,判決內容是台北市政府需賠償30萬精神慰撫金,且台北市政府已經放棄上訴,本案確定。是目前唯一一件勝訴的案件。

因為林明慧老師的勝訴,另有30名受傷者(含已過世的周榮宗老先生)向台北市政府提出國家賠償的協議請求,但台北市政府及台北市警局拒絕受理,義務律師將於2016/3/23向法院提出國家賠償訴訟。

我們希望…

  1. 立法院成立特種委員會,調查324真相。
  2. 針對324真相撰寫並公布調查報告。
  3. 行政機關面對錯誤,承擔賠償責任。

持續關注

  1. 請一起來參加3/23在國際藝術村的聚會,與我們聊聊你的324記憶。
  2. 請一起寫明信片給警政署、民進黨團、台北市政府要求查明324鎮壓真相並究責國家暴力
  3. 請一起來法院旁聽,做法庭觀察並給予當事人支持

三二三重回北平東 從沉默的自述出發

 

318太陽花運動至今日已滿二週年。而兩年前的323,許多人在行政院現場目睹了國家暴力。

轉眼間,兩年過去了,這兩年來,許多親歷者,雖然身體的傷痊癒了,但心理的衝擊卻始終沒有過去;同時,還有一群傷者,他們嘗試藉由訴訟討回公道,或反過來被國家提出告訴。

今年的323,由323政院事件真相調查小組主辦的「三二三重回北平東 從沉默的自述出發」活動,邀請傷者及在事件中不同位置的行動者現身,藉由環境劇場,向各位緩緩道來,這兩年的日子,大家如何療傷、如何面對司法訴訟。最後將回到藝術村的廣場,展開更公共的思考。

參與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