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事論事談司改

照片/2015.6.4支付命令修法記者會與國民黨、民進黨等立法委員共同召開

一周來民間司改會的「司法陽光網」受到圍剿,尤以周一陳瑞仁檢察官與林鈺雄教授的投書最動見觀瞻。可惜的是,後續的討論越見發散,甚至讓政治口水淹沒了真正的焦點。

司改會陽光網的立場已經很清楚:內容錯誤道歉,請原諒我們資料蒐集不易,尤其是長期不太能監督到的檢察官。

不甚公允的獎懲紀錄是否應該全部放上可以斟酌,司法院和法務部向來不太合理的積案考評方式,才是片面扭曲法官和檢察官實際表現的真正元兇。至於基本資料應該建置到何種程度,更是應該對話討論,性別、期別、出生年份應否擺上,見仁見智。如果連姓名和職務經歷都要刪除,就表示連最低程度的資訊公開也不願意。除此之外,我們並沒有擺上任何的個人資訊,甚至也聽進去願意與我們對話法官檢察官的建議,把新聞媒體的報導撤除。

雖素昧平生,但個人對陳瑞仁檢察官有很高的敬意。以陳檢為首的一群改革派檢察官,無私無我,對外掃蕩貪瀆黑金,對內抵抗高層干預,有時聽聞友人談到南韓,政經發展類似台灣,檢察官卻獨大,還常結合政治勢力打擊政敵,行徑乖張。台灣沒有走上這樣的道路,多少要歸功於這批無私又不求官的檢察前輩,功勞不容抹煞。林鈺雄老師早是《刑事訴訟法》的大師,也常合作法案的推動,學問與見識毋庸置疑。

只是,他們的批評,或許是建立在錯誤的資訊或欠缺對話的誤解,2位前輩提到的修法過程,值得討論。

陳檢講密室協商實在言重,至少就筆者知悉的4年以來,司法法制甚是專業,立法院定會邀請司法院與法務部參與協商,就算是民間遊說要求提出的法案,立法委員多堅持要等待官方的對案出爐。至於官方或立委要邀請哪些學者諮詢或協助,實在不是我們所能置喙。

《刑事訴訟法》是司法院和法務部會銜提出,為了因應馬總統通過兩公約的修正,法案整整談了4年多,歷經至少司法院2位廳長、法務部4個司長,尤其是法務部,每次新官上任就不認前帳。法案談談停停,議事被嚴重延宕,會期結束在即,無限的等待被說成黑箱,真的覺得立委實在是脾氣修養過佳。

近期由民間主動提起的法案,大概就屬錄音光碟與支付命令的修正。錄音光碟是司法院先片面修改規定,說禁就禁,才會讓律師與當事人跳腳,促成修法,林教授也參與甚深。我們確實力推支付命令,但並不認為有「製造更多的問題」,卻確實能化解一般人民的無助困境。扯到藍綠之爭更顯無稽,以支付命令為例,正是藍綠立委通力合作的典範,立法委員解決人民的問題,何錯之有?

太陽花運動之後,相信更多人願意投身關切公眾事務,放任不理,就是棄絕自己的公民權。修法難免政治角力,我們不害怕和藍綠立委合作,只要能就事論事,無私為民,就是我們的夥伴。抹藍抹綠的抹黑,就省點力吧。

本文刊登於2015/11/30蘋果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