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與原諒」蔡學良媽媽最希望收到的母親節禮物~蔡學良國家賠償案上訴三審記者會

2008年5月9日中午,空軍中士蔡學良打電話給媽媽,約定後天會回家跟媽媽一起慶祝母親節。沒想到下午時蔡媽媽就接到蔡學良死亡的噩耗,還遭到軍方草率認定為自殺。接下來6年的母親節,蔡媽媽都在痛苦與悲傷中渡過。今年4月15日,台灣高等法院揭發軍方不願意承認的真相,證明蔡學良並非自殺死亡,並判決國防部應國家賠償148萬元。(參台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國字第12號民事判決)蔡媽媽感受到法院的善意,今年的母親節對蔡媽媽而言,特別的不一樣。

蔡媽媽感受到法官的善意,卻感受不到國防部的誠意。因為國防部的杯葛阻撓,台灣高等法院無法進行65K2步槍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導致判決中有關槍擊過程的認定,與實際現場跡證有很大的出入。尤其蔡學良是否為65K2步槍槍擊致死這個問題,仍待進一步實驗鑑定,才能查知真相。為此,蔡媽媽決定對判決未確定的部份提出上訴,期昐最高法院能以應進行65K2步槍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為理由,將全案發回台灣高等法院更為審理。

圖/瓣狀火焰燒灼痕鑑定(參國際知名槍支鑑識專家Di Maio所著《Gunshot wounds: practical aspects of firearms, ballistics and forensic techniques》)

在槍口有防火帽之步槍頂住皮膚射擊時,會呈現瓣狀火焰燒灼痕。但蔡學良的皮膚卻沒有留下瓣狀火焰燒灼痕,不符具防火帽的65K2步槍射擊痕跡。蔡案需進一步作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以釐清槍支種類與槍案射擊過程。

在母親節與蔡學良逝世七週年的前夕,蔡媽媽決定將已確定的國家賠償金新台幣148萬元,專款專用於65K2步槍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的相關經費,如果國內沒有適格的專家,這筆錢也足夠延攬外國專家或專業機構進行鑑定,相關單位不應再以欠缺經費或尋無鑑定單位為由,拖延阻礙真相的調查。

蔡媽媽最希望收到的母親節禮物,就是調查出蔡學良死亡的真相,也惟有得知真相,她才有可能原諒蔡學良槍擊身亡事件,重獲心靈的平靜。為實現蔡媽媽的心願,義務律師團與所有聲援蔡學良案的夥伴們,提出下列呼籲:

國防部應立即重啟行政調查,進行65K2步槍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確定蔡學良死因。
台東地檢署應立即重啟偵查,囑託進行65K2步槍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確定蔡學良是死於意外或是他殺。
最高法院應以蔡學良國家賠償案有必要進行65K2步槍實彈試射與槍案現場重建鑑定為由,將全案發回台灣高等法院更為審理,確認蔡學良死亡責任歸屬。
惟有還原真相,才有真心原諒!

當事人

尤瑞敏(蔡學良媽媽)
尤靖鵑(蔡學良姊姊)

出席

立法委員 陳唐山
立法委員 邱志偉
蔡學良案義務律師團/羅士翔律師
蔡學良案義務律師團/陳承勤律師
蔡學良案義務律師團/李亦庭律師

新聞連絡人

蔡學良案義務律師團/陳承勤律師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秘書/林瑋婷

會後新聞稿

於母親節前夕暨兒子蔡學良於軍中身亡即將滿7年之際,蔡學良媽媽與蔡學良案義務律師團召開記者會,表示將對蔡學良國家賠償案上訴三審。

蔡媽媽先感謝立法委員、律師團和朋友的幫忙與照顧,以及媒體不懈的報導,使蔡學良案終露曙光。第二審勝訴使蔡媽媽感受到高等法院的誠意,但卻感受不到國防部的善意,因為國防部不斷在拖延和阻撓真相的公開。蔡媽媽一再表示期待社會的公平正義出現,但光靠她一個人的力量其實非常的微薄,希望外界幫忙繼續關注這個案件。蔡媽媽最後補充,她決定將已確定的國家賠償金新台幣148萬元,專款專用於蔡學良案的真相調查,希望國防部不要再以經費不足作推託,讓真相儘快公開。

蔡學良案義務律師團成員陳承勤、羅士翔、李亦庭之發言,則整理如下:

律師團肯定高等法院認真審理本案,由此得出排除蔡學良係自殺之結論。但是律師團認為,高等法院認定蔡學良是因T65K2步槍近距離意外走火而遭槍擊身亡,此說法欠缺科學依據,因為蔡學良遭受之槍擊,不符T65K2步槍極近距離射擊所造成之槍傷型態,這可以分別從射出口及射入口之槍傷型態來論。

圖/射出口之槍傷型態比較(左為2002年新店監獄憲兵持T65K2步槍含槍自盡之射出口;右為蔡學良之射出口)

就射出口之槍傷型態而言,目前可資比較的就是2002年新店監獄憲兵持T65K2步槍含槍自盡的案例。該位士兵的槍傷射出口呈現不規則外翻,大小為5*3公分,而蔡學良之射出口為1.2*0.5公分,與上開真實個案之射出口大小相比,蔡學良射出口之大小僅為4%。同樣都是T65K2,同樣都是從口部往頭部的極近距離射擊,為何兩者射出口大小的差距,會差到96%?縱使每個人頭部骨頭的強度不一樣,但就算有差異,依常理判斷,也只會有些微的差距,怎麼會差到96%?所以與2002年的真實案例一比對,就可以知道蔡學良之傷口不是T65K2步槍所造成。

而就射入口之槍傷型態而言,倘擊發槍枝為T65K2步槍,則T65K2步槍的前端裝有防火帽,擊發時產生的火焰及火藥顆粒應會從防火帽之側孔噴出。如以極近距離擊發,不管是自殺或是走火,只要是T65K2步槍,都應該在蔡學良嘴唇外圍產生瓣狀之燒灼痕,這部份有文獻資料可以參考。是以蔡學良臉部並無瓣狀火焰燒灼痕,其槍傷顯然非T65K2步槍極近距離射擊所導致。

律師團並指出,以T65K2步槍極近距離射擊所形成之射入口槍傷型態,只要把棉被或A4白紙放在T65K2防火帽的頂端,擊發一發子彈,觀察T65K2步槍產生之高熱在棉被或A4白紙上生成之火焰燒灼痕,即可得知。由此即可確認如果蔡學良之槍傷是T65K2步槍所造成,蔡學良的臉部應該有何種型態的燒灼痕;甚至,若要做得更加精細準確,可以使用高速攝影機、紅外線熱像儀全程記錄,就可清楚記錄T65K2步槍射擊時產生之高溫為何,進而了解射擊時之高溫對人體產生之影響為何,這對真相之釐清非常有幫助。而蔡媽媽也允諾只要國防部願意來做實彈測試,這些費用她願意從她判決確定領取的148萬當中來支付,不花人民一分一毫的血汗錢,所以國防部更沒有拒絕實彈測試的藉口。

律師團最後強調,「真相是什麼?」,以及「如何找真相?」都是一樣重要。本次上訴三審,就是希望發回後能進行實彈測試,由此讓真相追求的過程更加嚴密。雖然不敢說一定能找到最終的真相,但希望在過程中盡量逼近真相,由此使得法院判決可以獲得當事人及社會的信賴與支持。而國防部及台東地檢署亦應各自重新展開調查,以釐清蔡學良死亡之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