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罪: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

這是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

2010年3月26日,日本宇都宮地方法院審判長佐藤正信宣布被告菅家利和無罪,合議庭3位法官並起立向菅家先生鞠躬致歉,說「我們一直不傾聽真實的聲音,而剝奪了您17年半的自由,真的是非常抱歉。」這短短的30秒,為菅家長達20年的痛苦歲月下了註解。菅家高興流下眼淚。於後,他走出法院,雙手高舉接受歡呼,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一旁的支持者高舉「完全無罪」、「裁判長、謝罪」的直幅標語。日本人稱這個案件為「足利事件」。

場景回到20年前。「警察第一次來到我家,大約是在我被逮捕的一年多前,一九九○年十一月,也就是松田真實小妹妹被殺害的半年後。一九九○年五月十二日,真實小妹妹(當時四歲)和她父親一起到栃木縣足利市的柏青哥店後,當天即行蹤不明。隔天早上,她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的渡良瀨川堤防旁被發現。…事件發生當時,四十三歲、單身的我和街坊鄰居幾乎沒什麼往來,不上班的時候,常上柏青哥店或窩在離老家約十五分鐘腳踏車車程的租屋處。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被當成嫌疑犯。」(引自本書第24頁)

從無期徒刑到逆轉無罪:DNA再鑑定

本書作者之一,菅家利和,被指控涉嫌殺害松田真實小妹妹。基於刑求的認罪自白以及DNA鑑定報告,菅家在被逮捕後很快就遭到起訴。歷經1993年宇都宮地院一審的無期徒刑判決(辯護人佐藤博史在此之後才接到委任),1996年東京高院的上訴駁回判決,2000年最高法院的上訴駁回裁定,全案無期徒刑確定。同年10月,菅家從東京看守所被移送到千葉監獄。

佐藤博史從未放棄。2002年,佐藤向宇都宮地院請求再審。2008年2月13日,請求遭到駁回。2月18日,佐藤向東京高院提出即時抗告。於後,又向法院提出審檢辯三方協議,更重新提出DNA再鑑定的請求。同年聖誕夜,他們得到最珍貴的聖誕禮物--法院准許再審並命為DNA再鑑定的裁定。半年後,鑑定報告出爐,認為原判決所憑藉的DNA鑑定報告有錯誤,菅家並非真兇,並於2009年6月獲釋。2010年,全案宣判無罪!

本書是由被告菅家利和及其辯護律師佐藤博史共同撰寫,描述菅家在這漫漫20年來所遭遇的司法誤判與心路歷程--被強迫的不實自白、經修改的目擊證言、誤導性的心理鑑定、不完善的DNA鑑定與判讀……

日台共通的「冤罪」經驗:足利事件V.S.蘇建和案、江國慶案

除了深入解密日本世紀大冤獄「足利事件」,揭露從偵查、起訴到審判過程的重重黑幕,我們也帶讀者回頭看看台灣的「冤罪」經驗。2012年8月31日上午10時,台灣高等法院宣判「汐止殺人案(亦稱「蘇建和案」)」3名被告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無罪。再更往前一點,2011年9月13日上午9時,北部地方軍事法院依法再審,針對空軍士兵江國慶涉嫌殺害女童案宣判無罪。

蘇案歷經21年、江案歷經15年,終獲逆轉無罪。在不同的案件裡,我們可以看到同樣的刑事司法問題:蘇建和案的刑求認罪自白、江國慶案的DNA錯誤鑑定,這些都是菅家利和先生也同樣經歷的。因此,在將本書翻譯於台灣出版的同時,我們也內化了台灣的冤罪經驗,請來「蘇建和案」當事人蘇建和、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江國慶案及蘇建和案義務辯護律師團成員尤伯祥,分別撰寫專文推薦,除了讓我們重新思考「被告是壞人嗎?」,省思「蒙冤翻案,幸或不幸?」,也為讀者精闢解析「塑造冤罪的超完美公式」。

司法並非完美無缺,台灣社會也持續推動改革;誤判的冤罪戰鬥,同樣不會有結束的一天。期待藉由此書的出版,引導台灣讀者從不同的角度了解「刑事被告/壞人」的真實樣貌,除了在司法程序上的無罪平反,也能拿掉社會的歧視標籤,還給他們「清白」—「真心認定的」清白!

出版資訊

書名:冤罪-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訊問の罠ー足利事件の真実)
作者:菅家利和、佐藤博史
譯者: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出版社:台灣國際角川書店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3年07月06日
ISBN/ISSN:9789863251286
定價:240元

新聞聯絡人

台灣角川書店 張鈺梅│02-2748-9481 ext. [email protected]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邱麗玲│02-2523-1178 [email protected]